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中心新闻 » 正文
 

银色经济:老龄金融和发展战略

发布时间: 2015-11-02 13:48:47   作者:本站编辑  
摘要:

论坛通稿

银色经济发展战略

 

改善劳动人口的人力资本,科技推动经济

 改善老龄人口的资产结构,消费拉动经济

 

    中国在2000年之前进入老龄社会,大约在2025年之前进入深度老龄社会,2040年之前进入超级老龄社会。目前不是最老的国家,却是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2015年11月1日,在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和经济转型升级之际,中国首届银色经济论坛在清华大学召开。论坛由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老龄金融分会、中国老龄产业协会专家委员会、中国老龄新闻出版集团等联合主办。阳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协办并在论坛上揭牌刚刚成立的阳光颐康(北京)养老服务有限公司。

    在清华大学《中国老龄社会与养老保障发展报告》中,银色经济(有备而老)指数从2013版0.526降至2014版0.522,降幅0.004,源自老年人口赡养能力指标值从2013版的0.391下降至2014版的0.323,主要原因是60岁以上老龄人口年均增加300万以上和劳动人口减少300万以上,退休人数增速快和参保缴费人数降速快。目前,劳动人口就业参与率下降,社会保障费率高、征缴率低、基金难以平衡,老龄人口消费能力不足,这些社会数据将危及宏观经济,难以形成拉动经济的有效内需。

    对于人口老龄化的认识,不能左也不能右。为维持GDP增速而忽略人口老龄化对劳动力市场和消费能力的影响,继续坚持粗放发展是左倾;针对快速老龄化没有积极的应对措施,将其等同医养服务,悲观沮丧情绪滋生是右倾。人口老龄化并非社会老化,健康长寿意味着社会稳定和经济发达,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人类进入以信息经济和健康管理为主流的银色经济时代。银色经济是基于人口老龄化的需求和约束条件,组织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的活动及其供求关系的总称。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指导思想,十三五期间需要改变发展观,向体制改革与机制创新要红利。

    1.树立人均GDP福利相关性的发展目标

    GDP是经济指标,不是发展目标。中国在深度老龄社会时保持GDP增速6%左右,即使增速在5%,已经高于所有发达国家的同期水平。忽略成本和分配的GDP遗留了诸多的社会问题,不仅提高了产出成本、降低了国民的幸福指数,并由此形成中国服务贸易出口与对话TPP的障碍。根据人均GDP福利相关指数的要求,在十三五期间,在第一次分配中劳动工资的GDP占比应当达到50%,抑制盲目夸大GDP,适度减少财政收入和资本收入,建立健康发展的收入分配机制;在第二次分配中增加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预算,公立医院和公立学校的发展规模严格受到预算约束,由此形成政府和市场的边界,激励社会资源参与健康管理和医养服务产业,大力发展社会企业、社会组织和志愿者时间银行,全面提高国民平均收入和福祉,为培育有效需求奠定基础。

    2. 按照银色经济特征创新发展模式的六大策略

     第一,技术进步与人文进步并重,以人为本。银色经济不同于以往工业技术进步,如2.0、3.0、4.0版。以健康管理和健康长寿为基本需求的技术进步更加重视与人文进步的同步发展。在利益的天平上,工资增长和养老税负使企业利润和资本利得受到一定抑制,财富将更多用于提高劳动人口人力资本和科技创新能力、用于改善老龄人口资产结构和提高购买能力,提高居民消费率达到70%以上,找到经济发展的动力源。

    第二,经济速度与经济质量并重,质量第一。一旦注重发展成本和公平分配,GDP的增速即不是发展目标,经济社会和谐与产品和服务质量更加重要。先行进入老龄社会的发达国家的GDP增速在1%~5%区间,但人类发展指数均在0.85以上,服务业占比打造75%以上,居民消费率在75%以上,医疗卫生费用个人支出在25%以下。

    第三,就业开源与福祉改善并重,开源节流。在欧盟《老龄化:经济与预算报告(2010-2060》(Aging report: economic and budgetary)中,核心词是人均预期寿命、劳动人口(15-70岁)和就业参与率(70%)。人均平均寿命-养老金领取期数=老龄人口年龄,2014年我国平均寿命为76岁,如果减去15年即61岁。老龄社会要抑制劳动力市场供给不足和老年赡养负担过重的两面楚歌现象,就要大力发展健康文化和产业,延长国民劳动年龄和就业参与率。一要发动大龄人员50+行动计划,扶助他们从第一、二产业转入服务业,特别是一小一老的服务业。以英国为例,在1988年进入深度老龄社会时取消了社会保障部,建立了“就业与养老金部”,意在促进就业开源,实现就业与养老金的同步发展。该部门的职责是整合基础养老金和强化个人养老金,68岁领取基础养老金和DB养老金,每延迟一年领取增加10.4%。个人账户养老金实行全国登记和统一投资运营,政府对65岁以上人口发行养老金国债。一个实帐运营的个人养老金账户制度,通过税前缴费、雇主配款、投资收益获得好处,激励职工就业和增加养老金积累,实现养老金充足性,并释放基础养老金的负担。二要制定《养老金法》,基本养老金是稳定社会的养命钱,支付水平过高会增加企业和财政负担,提高制度成本和公共财务风险;个人账户养老金是促进就业和资本市场的强心剂,做空和名义化个人账户会伤害青年职工就业、参保缴费积极性,大量增加失业低保人员和增加有劳动能力的假贫困人口,并挤出养老金市场和机构投资者。因此,十三五规划应当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划拨国有资产,夯实社会保障基金,制定偿还旧账和规划未来的养老金顶层设计,切忌以短期行为损害长期利益。

    第四,社会参与与政府主导并重,发展社会企业。在20世纪70年代末期,发达国家进入后工业和老龄化时期,社会转型与创新的成果之一即社会企业应运而生。英国是最早倡导社会企业的国家, 也是目前公认的社会企业最为发达的国家。1972年,英国贸易与工业部将社会企业定义为“把社会目标放在首位的企业。其盈余主要是用来再投资于企业本身或社会、社区,而非为了替股东或企业持有人谋取最大利益。”在大多数发达国家里,社会企业体现国家、社会和个人的参与和团结,其主要功能如下:一是适应于大学生创业和各类人员就业;二是满足快速发展的社会服务个性化需求,特别是医疗服务和养老服务。可见,在银色经济时代,低效率的公共部门和国有企业,以及暴利企业均在淡出,社会企业得以发展。中国亟待从理论、法律和操作等方面认识、评价和推广社会企业。甚至可以说,社会企业是公立医院改革和医养服务体系建设及其产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第五,家庭生育与国家人口规划并重,全面实行计划生育。全面计划生育政策应当以激励和约束相结合的措施,实现家庭生育与国家人口规划的和谐与一致。很多国家和中国部分地区的实践证明,间隔性二胎和必要的鼓励生育政策是可行的,有利于对于提高总和生育率和调节性别比。十八届五中全会以后,中国将进入可选择的二孩家庭阶段,这对缓解未来老龄化负面影响具有积极的作用。

    第六,终生自立与家庭社会养老并重,养老理财规划。家庭养老生产能力不足,养儿防老的时代远去。贝克尔人力资本、弗里德曼平滑消费、莫里安尼生命周期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告诉人们一个道理,老龄社会文化即努力工作和管理健康,按照生命周期制定家庭理财规划,养孩子、买房子、买健康、买养老,一样不能少。一套房产是人们在高龄失能阶段购买服务的重要资产,老年人的最后一套房产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在实现个人终生财务自立、保持个人终生购买力的基础上,与家庭养老和社会养老服务相结合,才能以有效需求推动中国老龄产业和金融服务体系健康发展。

    为此,在论坛举行之际,同时成立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老龄金融分会,这将是老年学界和金融学界的一大盛事。老龄金融分会将从国家、社会和个人多角度关注人口老龄化的风险和机遇,关注个人资产结构和终生消费能力,推动金融改革和国民风险管理教育,推动经济金融转型,促进老龄金融和银色经济健康发展。

中国首届银色经济论坛

2015年11月1日 清华大学

 
 
 
 
 
 
 
 
 
 
 
 
 
Tags: 本文暂无Tags!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2016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Research Center of Employment & Social Security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Management , Tsinghua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