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中心新闻 » 正文
 

【2017清华养老论坛】杨燕绥:银色经济与社会企业

发布时间: 2017-05-10 11:16:24   作者:杨燕绥等  
摘要:

【2017清华养老论坛】杨燕绥:银色经济与社会企业

    2017清华养老产业高端论坛于4月21日-23日在清华大学成功举办,来自政、学、研、产的各界领导和专家60余位,百余名媒体记者,来自全国各地、港澳台地区以及美、英、日、新加坡等国家的两千余位嘉宾,共同探讨养老行业发展趋势、解读产业政策、金融对养老的助力与变革,以及养老服务产业如何通过与健康、养生、旅游、文化、健身等产业融合得到良性发展。

    2017 04.21主论坛:最权威的解读   地 点:清华大学大礼堂

杨燕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 主任  清华PPP中心 核心专家  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医疗服务治理研究中心 主任  美国霍布金斯公共卫生学院 特聘教授  中国老年学会和老年医学学会老龄金融分会 常务副会长

银色经济与社会企业

要点 银色经济 社会企业

杨燕绥:各位朋友,下午好!我带两个高中生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两个概念。大家都在说老龄化,我们把老龄化的常态归纳为银色经济。大家都在说养老服务,尤其是长期护理服务,我们把提供长期护理服务的机构定义为社会合作型企业。

    在这里先提几个问题。生物学家告诉我们人的寿命可以达到120岁;有官员忧虑地说,当满大街都看到百岁老人的时候我们怎么办?我在办公室接到一封来自两位高中生的信。她们问我这样三个问题,大家看看这三个问题有多么深刻。所以,我把她们请来跟大家一起交流。我给她们每人两分钟,让她们讲讲是怎么关心这个问题的,又怎样研究这个问题的。第一位同学是李雨涵,她是北京乐成国际学校的学生。

2017清华养老产业高端论坛  杨燕绥主任作主旨报告

    李雨涵:很荣幸可以在这个场合发言。首先,我关心人口老龄化这个话题是因为姥姥爱看的电视剧,剧中家庭总是几代同堂,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就想老龄化的话题会怎么影响我、影响大家、影响中国。

    我在网上看到新闻,在2015年,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已经被放松,每个家庭可以生育两个孩子。我查找了相关数据,像赡养比例、生育率等等。从数据切入分析人口老龄化趋势对中国的影响。我的关注点主要是经济影响。我就在想中国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的影响是什么,会不会减慢中国的GDP发展,会不会对中国的经济发展造成一些困难呢?

    所以,我了解到杨老师,在和她的沟通和交流中得到了更深入的认知。

    张安琪:我是来自北京乐成国际学校的张安琪。我参加我们乐成学校组织的恭和苑养老院的志愿者活动,通过和老人与工作人员的谈话,我了解到了中国目前的养老服务需求非常大,很多缺失需要弥补。后来,在学校的人文地理课学习了中国的人口结构。为了深入全面地了解中国人口,中国养老现状。我和李雨涵一同来见杨老师,我们决定一起开展话题研究,找到更深入的研究和解决方案。

    李雨涵:通过对课题的研究我了解到人口老龄化是中国进入发达社会的过程,我们的呈现方式是一个纪录片,以视觉的切入点让大家意识到这个问题。我们用8分钟的时间,简洁精炼的呈现了研究结果。我们的目的是想增强这个话题的关注度,让和我们一样的年轻人意识到自己要在工作的时候积累资产,才能具备购买力,才能推动银色经济。

    杨燕绥:读到这封信,我把两位同学请到了办公室。当我们交谈以后,她们两个用两周的时间完成了作业,自己采访,自己编辑,自己做中英文的解说,而且上传了优酷网,现在已经流传全世界,令人欣慰。因为时间的关系,请大家欣赏2分钟。

    相关视频:优酷搜索The Extra Gray Hairs

    大家还有很多机会去检验她们的作业。下面请在座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大哥哥、大姐姐们,为这两位小博士的辛勤劳动给予鼓励的掌声。

    老龄化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们中心近十年做人口老龄化及相关问题研究,并定期发布《中国人口老龄化和养老保障发展报告》。我们长期跟踪一些国际数据库,主要是OECD的数据库。数据可以清晰地看到这样一个现象,人口老龄化在全球被分为三个阶段,进入阶段、深度阶段、超级阶段。

    三个阶段的赡养比不一样,经济越是发达,国民寿命越长,赡养负担也越重。

    数据告诉我们,当发达国家进入老龄社会时,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人们的公共卫生和医疗的支出占到GDP的6%;中国现在达到了这个水平。

    另外一组数据来了,护理费占GDP的0.5%;深度老龄社会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公共卫生和医疗支出达到GDP的8%;护理费达到1%。

    进入超级老龄社会,人均GDP达到4万美元,现在只有日本、德国、瑞典这样的国家。公共卫生和医疗支出占到GDP的10%,护理费用占GDP的1.5%。这是非常清晰的人口和结构经济学。人口老龄化伴随的是经济发达、健康长寿,卫生和护理支出也随之增加。

    我们每五年更新一次《老龄社会发展时间表》,她告诉我们要倒计时来解决问题,如果太晚了,负担则很重。比如,中国开展长期护理工作晚了一个阶段,目前政府、企业和个人都觉得负担有点重。

    从数据可以看到,美国从进入老龄社会到深度老龄社会用了65年,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的公共政策和社会文化的发生,倒计时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基本要求。

    中国从一个年轻的社会到进入深度、超级老龄社会仅用40年,在一代人中实现突变,政府、企业、个人和学者都感觉到有点累,这是必然的。我们还得坚持下去,解决问题。

    下面跟大家分享两个概念。

    不要忧虑满街都是百岁老人会怎么样。我跟民政部一起去评长寿乡,走过四个地方后发现,这些百岁老人有一些生活的共同特点,一是爱笑,他们的心态非常好;二是劳动,不管做家里的果园,还是家务,都一直在动;三是都爱吃红烧肉;四是都爱喝点小酒。所以,长寿有长寿的活法,不用发愁;但经济常态却变了。

    我们把这种经济常态用一句话定义,即银色经济,不是银发经济。银发经济给人的感觉是人老了才议论如何养老。今天中国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独生子女家庭养老,怎么照顾好他们;二是大家讲长寿,如何养老。一旦人的寿命到100岁、120岁,都会有黑发50年、白发50年。黑发50年如何努力工作,白发50年该怎样度过,让最后10年活的优雅。

    人口老龄化并非社会老化,健康长寿意味着社会稳定和经济发达,继农业革命吃饱饭、工业革命快速发展,人类进入了以信息经济和健康管理为主流的银色经济时代。要基于健康长寿的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和约束条件,组织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

    这是人类第三大财富波,健康产业革命会使人的寿命到120岁,其需要和约束条件是什么?我们需要揣测、分析,做出与其适应决策和措施。

    第三大财富波与正在接近生命周期尾声的工业革命的区别是什么?它不追求简单的GDP,它要追求的是人均GDP的福利相关性。它坚持技术进步和人文进步的并重原则,支持健康长寿,而不仅仅是长寿。它要经济速度和经济质量并重,不仅仅是一个速度问题,为了经济速度和总量区污染资源与环境的事情,将与人们的偏好格格不入,绝不允许。

    要使质量上来就必须改革教育。大家看到了这两个孩子,她们不是传统教育的产物,她们来自国际教育。她们可以针对一个问题,从头自己思考、自己动手,完成一个问题。刚才大家看到的几分钟的东西,完全是她们自己完成的。

    接下来,要告诉大家就业开源才有福祉改善,要反对搭乘公共福利的便车。公共部门要带头做勤快的人,以多为国家和社会做贡献为荣;不可能再养懒人,如提前退休。告诉这个社会,老人多了、负担重了、四代同堂了,五六十岁的人不算老,要照顾八九十岁的老人。慢病多了,老年护理需求大,大家的事情要大家解决。传统做法,要么讲政府,要么讲市场。有些学者为政府、市场问题争得面红耳赤,都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找到第三条道路,即社会合作与社会企业。

    我留学时,英国的布莱尔和美国的克林顿就第三条道路讲得很火热。有一个提问机会,我问到底第三条道路是什么?发言的人看了看我说“你是中国人吧?”,我说“是”。他们说“对了,可能就是中国道路”。为什么呢?他们说“中国不可能走真正的市场经济,政府又不可能什么都管,你们只能走第三条道路”。但是,我始终不知道第三条道路是什么。我跟大家分享社会企业概念,即第三条道路,在这条路上需要完善的PPP制度安排。

    在老龄社会需要找到资源最优配置的路径,政府配置资源低效率,甚至腐败。纯粹市场配置资源会追求暴利,破坏资源,都是有缺陷的。我们在政府和市场之间找社会合作之路。我非常赞成成海军教授讲的,在医养服务中政府不要开车,政府要修路,帮助企业造汽车、开汽车。说得非常好,这就是社会合作和政府主导。

    家庭生育和国家人口计划互动,才是真正计划生育,而不是一孩家庭。最后,每个人都要学终身自立才能优雅地老去,实现家庭和社会养老并重,还得实现医养结合。

    老龄社会发展的战略是什么?我们把它归为两代人的政治,怎么创造代际和谐。我把两位小博士请到这里就是要让大家看到后继有人,她们已经开始研究问题。

    怎么从政治到经济处理代际利益关系?银色经济发展战略,即提高劳动人口的人力资本,提高生产力,用科技推动经济。我们的劳动人口、年轻人要保持身心健康、良好的知识结构,学历不在高,知识结构必须好,更重要的是合作精神。

    一旦进入老年,即需要良好的资产结构,这样才能具有购买力。医养服务业的投资者、服务者做了那么多,谁来买单?颐养天年不是坐在那里逍遥,而是有资格买单,这很重要,老年人消费拉动经济,银色经济才有希望,这是核心战略问题。

    当人步入老年,应该有什么样的目标呢?做到有钱、没病、会讲故事、有良好的资产结构、能贡献、用消费拉动经济、贡献第二人口红利。

   主论坛现场听众

    我们团队用近十年的时间研究各国的数据和标准,完成了银色经济指数。指数不是财务报告,也不是总结报告。指数要告诉大家目标在哪里、从现在开始度量你有多少差距、时间表怎样。指明方向后倒过来看,用绩效的方法去管理公共政策和社会建设,这就是指数的价值。

    22号下午的论坛,我们会详细解读这个指数。2016年中国银色经济指数评价值是0.3853(2015年数据),指数下面还有一系列分指数。人口老龄化指数,我们老龄化速度快、准备不足、未富先老、未备而老,数据在说明这些问题。

    养老金这些年有进步,但问题越来越凸显,还没有真正做到全覆盖,养老基金减收增支的压力越来越大;很多企业和职工不愿意参保,因为制度结构有问题,保障不全面(基础养老金没有全覆盖)、激励有短板(个人账户做空)。养老保障,增加养老资产指标,评价分值接近及格,目前老年人有福利房和宅基地,以后会出问题。指数评价值不是百分制,走到50多分已经很不容易,是前进中的记录。

    医疗保障最好,去年得了全球大奖,基本做到全覆盖,待遇不低费用的50%-75%;现在的问题是资源均衡、费用合理,不吃那么多药,以居民健康为中心配置资源,以患者为中心管理医院机构。

    养老服务,因为刚刚起步,都是从最低分值给的,相信今后会不断成长。

    老龄人口红利也是刚刚起步,都是最低分值。现在缺政策和统计,都是按照指标的最低分值给,每年都会有进步。这些分值加起来的总判断,银色经济只完成了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的路要走。

    下面跟大家分享社会企业的概念。社会企业是指social beneficiary corporation,大家的利益。一个社会的利益群体,大家来合作,以社会企业、社会组织的方式出现,大家的事情,大家来解决。

    我们给它一个定义,社会企业是提供社会服务[英国下议院有这样的立法,当前60%的人都需要的服务就是社会服务,政府有责任。这些服务当然就是教育、医疗、养老、科研等等],管理社会资产[社会资产包括政府公共资源的投入、社会捐款、贷款融资和私人投资],有剩余不分红[社会企业没有寄生文化,不养股东]的社会合作型经济实体。

    社会企业特征即两个减法,一个加法。所谓两个减法就是在社会企业里,没有政府税负,这个服务政府是有责任的,社会企业是帮政府履行责任,政府只能付出,不管是光明的、还是暗中的,不能要回报。第二个减法是去寄生文化,社会企业不养股东,应该有剩余用于发展,不进行股东式的分配。

    以医养服务为例,重资产投资建设,轻资产提供服务。教育、医疗,养老,护理都是高人力资本的专业劳动。一个加法即补偿人力资源。

    社会企业跟中国今天的事业单位比较,有什么区别?每个学者都有一个体会,我们在国际交流中永远找不到一个来表述事业单位的英文单词。其实,中国的事业单位是计划经济进入市场机制下的怪胎。以医疗为例,全民基本医疗和医养服务,仅靠财政买单是不可能的。1992年,国务院出台的文件明文规定让医生吃饭靠自己,没说如何吃饭。今天谴责医生卖药,他不卖药怎样吃饭?

    好比兔子赛跑,告诉兔子以后没有足够的草让你吃,你应该自己跑进市场,但没有跑道。兔子跑下去有三个结果,第一个结果是有些兔子跑到坑里去了,白衣天使变成了白狼;第二个结果是有人跑得很辛苦,他们得到不公平的待遇;第三个结果就是跑到半截,很多医生不干了。要给他们一个跑道,这是体制问题。

    社会企业源于70年代末的英国,是从一些社区小企业转型为大型PPP企业。到了20世纪70年代,西方遇到了三大问题,殖民地都解放了,没人给他们上贡了;老龄化来了,全球化来了,他们遇到了经济上的十字路口。公共服务、社会服务谁来做呢?好比你出差10天,办公桌上的一盆植物枯萎了,给它一杯水就起来了。小企业非常容易生长,他们在公共服务领域发挥了作用。

    运作的方式是PPP,22号下午的论坛会讨论的PPP,5月中旬还有PPP的高端研修项目。

这样的目的就是解决政府和市场之间,通过社会合作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和管理。

    中国要发展社会企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社会企业现在存在于事业单位和“民非”企业之间,“民非”可以非盈利,但不能没有剩余。大家都学深圳的罗湖健康管理社区,他们讲少吃药、少看病、多健康,大病转给大医院,他们只做健康筛查和慢病管理。罗湖要找最好的大夫为社区3.6万的糖尿病人做最好健康管理,他们今年拿出120万元年薪聘请最好的慢病管理专家。这120万来自社会企业的剩余,这个剩余主要用于发展,用于人力资本。我们需要依法界定“民非”企业的合理剩余。

    中国正在发展社会组织和社会企业,要求公立医院缩小规模,提供特需服务只占10%,医生可以出去办诊所。社会组织可以小额贷款。国家在一步步的让社会企业托生、落地。

    为此,要强化社会契约精神,建立健全社会法治,政府、企业、单位和和个人都要学会守信用和与人合作。中国人的学习能力、技术创新,包括大数据、IT,我们哪个都不落后,但今天是多龙治水、信息孤岛,契约、合作和法治对中国是一大挑战,也是决定我们命运的挑战。

    最后结论,不打造社会企业,中国的医疗和养老事业发展是没有出路的,它势在必行。

    谢谢大家!

特邀主持人

赵晓征  赛阳国际&金龄联合集团 总裁

    赵晓征:谢谢杨老师的精彩分享。今天这个时间很短,再给杨老师半天时间也讲不完。22号下午分论坛四是由杨老师主持,请大家如果感兴趣这个话题的话到分论坛四聆听。

    杨老师的两位小博士上台,让我们非常震撼。我觉得两个词,一个是后生可畏,一个是后继有人。我刚她们问了一下,她们都是2000年出生的孩子,在我们中国刚刚进入老龄化的年代,刚刚出生。她们刚刚在高一的时代能做出这样的视频,有这样深刻的思考,真的是难能可贵,所以其实也由此看到我们中国的养老产业还是非常有希望的。

    杨老师已经收她们做小博士了,随着她们的成长,会对养老产业更加深入的思考,特别是带来问题的解决方案,对我们中国今后,特别是我们在座大家都在养老产业里的同行们也是一种促进,我们必须要加油了。

    杨燕绥演讲实录内容根据“2017清华养老高端产业论坛”现场中文同传整理(有删减),已经演讲者本人核实。

Tags: 本文暂无Tags!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2016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Research Center of Employment & Social Security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Management , Tsinghua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