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中心新闻 » 正文
 

2017清华养老论坛 | 陈诚诚:中国养老服务发展指数

发布时间: 2017-05-31 17:19:19   作者:本站编辑  
摘要:
 

2017清华养老论坛

 

2017清华养老产业高端论坛于4月21日-23日在清华大学成功举办,来自政、学、研、产的各界领导和专家60余位,百余名媒体记者,来自全国各地、港澳台地区以及美、英、日、新加坡等国家的两千余位嘉宾,共同探讨养老行业发展趋势、解读产业政策、金融对养老的助力与变革,以及养老服务产业如何通过与健康、养生、旅游、文化、健身等产业融合得到良性发展。

 

2017

04.22

分论坛4:银色经济与医养PPP  

地  点: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二层多功能厅

 

演讲嘉宾:陈诚诚

 

 

 

 

 

陈诚诚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

 

中国养老服务发展指数

 

要点

 

指数演进

指数概览

指数解析

 

我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指数的演进,我今天虽然介绍新生儿,但是培育新生儿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第二,介绍指数的框架。最后做一下指数的解析。

 

“银色经济指数报告分论坛

陈诚诚作主旨报告

 

这个是指数的雏形。我现在是杨燕绥老师的博士后,我从2007年开始琢磨这个部分,养老服务杨老师已经有了大量的积累,为指数的孵化做了很大的辅助工作。

 

 

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表,是2015年版,这个版本是没有任何数的一个雏形,这个是我根据OECD国家健康概览出台的长期护理,或者说与养老服务业相关的一系列的指数,当中提炼出来的一个雏形。它主要的构成的可计算指标是三级指数里面,只要把这个数采上来就可以测量,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非常完善的标杆数据,这套数据,我本来想在中国看看能不能拿到相关数据,同样推这个,但是发现取得相关数据太难了,因为有好多制度上的东西,现在是不完善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去年开始在15个地区和城市试点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这个制度在国外进入到老龄化社会已经开始谋划,深度老龄社会基本已经推出来的制度,中国才刚刚开始试点,虽然这个老龄津贴制度已经有很多年,但是它的幅度和覆盖范围非常低,这是制度上刚刚起步的状态。

 

这个雏形归为需求和供给两个一级指数。构成社会福利有三大要素,一个是需求,一个是供给,还有一个是传导体系,在需求和供给的评价里面,可以把传导这个体系给融到两者的里面去,所以一级指标只选择需求和供给。从国外的整套体系来看,无论是说需求还是说供给的时候,都以总量的支出作为衡量。比如现在需求有多少人真的需求,有多少人真的受益了,都是从需求的总量来看的。从供给的总量也是,有多少人从事长期护理,从设施来看有多少床位,再就是财政公共支出总的投入。国外对于这个指标的构建,很重要的原因是人家的政策已经落地,在这个前提下,主要看的是总量能不能供应上。我在修正这个指数的时候,除了把总量是否足之外,还添加了一个要素,就是我们的结构是否合理。根据杨老师和刘老师的汇报,无论是医疗保险还是养老金,都有政策、制度上的问题,养老服务业也有结构是否合理的问题。

 

 

关于这个指数的两大构想,从需求方面来说,衡量养老服务的需求,或者说衡量这个人是否需要照顾服务的需求,搜集国外所有的文献可以看到有三个指标去衡量。第一个是老年人的资产水平,第二是家庭与社会的支持程度,第三是看这个人本身他的照护需求程度,这个程度在国外通常用照护需求的时间,看花费多少时间其衡量。这个资产水平,主要看老年人的资产储备量,等一下杨老师会更加详细的根据老年人资产储备差异去看政府做什么、社会做什么、个人做什么,给大家做细分,这里我不多说。照顾需要的时间上,可简单理解为老年人需要照护的程度,或者他的身体状态,去评估这个老人到底需要哪个级别的照顾服务,他到底是否需要这个照顾服务。

 

家庭与社会的支持程度很好理解,根据对国外文献的梳理,总结出:政府出资的那部分的公共资金,应该瞄准到哪个人群。我们说结构合理跟瞄准人群有非常大的关系。这是一个示意图,假设有ABC三个群体,紫色的B群体,他的照顾需求时间最长,他的资产水平最弱,他的家庭与社会支出最低的话,这部分是首先需要政府管起来的人,这部分人的特征就是很尖的三角形。

 

供给方面,国外在看的时候主要是看供给总量,但是中国有一个现实问题,除了总量之外我们还要看结构。无论是从人员来说还是从财政支出来说,都要注意总量是否充足,结构是否合理。从人员来看,体现于有多少专业社会工作师做,有多少助理社会工作师做。从机构床位来说,总数够不够。再就是结构合不合理,养老服务空床的现象,由于缺少相关的护理服务,所以空床率高达一半,这是结构不合理的现象。还有财政的支出,有需求的,需要绝对的公共资金支持的人,有没有把公共资金在第一步的时候打到那部分群体上,这也是结构上的问题。

 

 

这个是2006年版养老服务发展指数,把供给和需求平分秋色,50%去分的话,供给有人员、机构、床位、财政投入。还有一方面是制度完善,由于现在政策尚在试点过程当中,所以制度完善我也加进去。需求方面,一个是看整体范围,就是人群的瞄准程度,还有一个是增速度。

 

我们有两个一级指标,7个二级指标,17个三级指标,还有23个四级指标。这个是评价结果,由于我们是第一年刚出来养老服务相关指数,所有评价的分数都是按照五分法给的最低分,整个分数相对来说比较难看,只有20分。

 

 

根据今年指数的评价,供给方面,制度在完善,农村的养老服务机构相对来说不太乐观,从工作人员、机构都呈下降趋势。社会人群从增速来看一点点起步。我们希望未来的时候政府的公共资金能够安排在重度病残老人上面。希望大家能够关注养老服务指数。谢谢大家!

 

“银色经济与医养PPP”分论坛

 

 

陈诚诚演讲实录内容根据“2017清华养老高端产业论坛”分论坛现场中文同传整理,已经演讲者本人核实。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s: 本文暂无Tags!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2016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Research Center of Employment & Social Security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Management , Tsinghua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