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中心新闻 » 正文
 

最新文章:老年长期护理费需专门制度补偿

发布时间: 2017-10-11 11:41:36   作者: 杨燕绥 陈诚诚 刘跃华  
摘要:

小编:清华大学杨燕绥教授从2017年开始,每月在中国劳动保障报医疗保障论坛栏目里发表一篇关于医改的文章,下面是刊登在中国劳动保障报/2017年/10月/10日/第 004 版文章。和大家一起分享。

 

老年长期护理费需专门制度补偿

 杨燕绥 陈诚诚 刘跃华

人口老龄化不代表社会老化,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向健康经济的发展。健康长寿依赖健康管理,而不是增加医疗。国际上的一些研究也发现:人口老龄化并不直接增加医疗费用,实际上增加的是护理费用。伴随国民平均寿命的延长和健康长寿消费需求的增加,公共卫生、健康管理、基本医疗和老年护理的支出和产值的增加,老年护理作为独立项目开始发展并单独统计。     

医养结合不能过度放大医疗需求

我国伴随人口老龄化出现的一个问题是中年过度吃药、老年过度住院的未老先衰现象。谈医养结合不能过度放大中老年人的医疗需求,否则会加重未老先衰现象。

我国在19781994年间的卫生总费用增长比较平稳。19952000年间我国进入老龄社会后,卫生总费用增长不断加速,2015年的增速在15%以上,是同年GDP增长的两倍以上。到2020年,我国卫生总费用将达到10.33 万亿元,百姓吃药费用增长远远高于吃饭费用增长,这将对财政、医保基金和个人带来不可承受的负担。19932008年间的国家卫生服务调查数据显示,1993年,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住院率是全体人口住院率的1.71倍,2008年该比例上升到2.24倍。该调查数据还显示,2008年,我国65 岁以上人口慢性病患病率是全体人口慢性病患病率的4.10倍,可见65 岁以上老年人口慢性病患病率远远超出其他年龄组。2003年之前,我国全体人口住院率变化不大,进入老龄社会之后有较大幅度的攀升。老年人口慢病住院率提升和药费占比过高(40%以上),是我国医疗总费用增加和医保基金支出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很多国内研究结果也证明,在我国,人口老龄化是卫生总费用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果认为医养结合就是在医院里办养老,在医院开设老年护理病区和增加床位,则会增加医疗机构的次均费用和平均住院日,大大降低医疗机构的运营效率。有研究发现,某市开办这类项目几年后,人次日均费用达到800 元以上,平均住院日达到130天以上,在床位上有疗养者、失能者和临终者,没有个性化的服务包。如果认为医养结合就是在养老院里办医疗,那么其运营成本增加510 倍,是算作养老费用还是医疗费用呢?无疑如此简单操作下去,将增加医疗机构、养老机构和个人的支付负担,且不能提供个性化的服务;还导致医疗机构、康复机构、护理机构和养老机构的功能混乱和管理错乱,进一步助长中年过度吃药、老年过度住院的未老先衰问题。综上所述,低龄老人以养带医,主要指伴随居家养老中的健康管理和慢病管理;高龄老人以医带养,主要指具有专业性的失能护理和临终服务;对于没有治疗意义的临终服务,鼓励个人和监护人有选择地进行姑息治疗。此外,中国亟待发展老年医学和老年医疗,针对老年人的情况研究疾病谱、建立疾病组和临床指导规则,给老年人提供适度的医疗服务。

失能老人急需长期护理保险

长期护理保险即指针对老年失能康复和护理,突破住院床日限制的一种第三方支付的制度安排,有社会保险和商业保险两种形式。

伴随国民平均寿命不断增加,部分高龄老人由于老化、智障和病残导致不同程度的失能,影响他们健康长寿和参与社会的愿望,需要家庭和社会提供个性化的照料、康复和护理服务,统称长期照料。老化失能速度慢、时间长,以居家照料和社区嵌入服务为主,基本由个人和家庭负担其费用,对困难家庭可以建立高龄老人照料补贴制度,不属于医疗保险的支付范围。智障和病残导致的失能老人需要专业服务,包括嵌入家庭、社区和机构的康复服务,以恢复和维持他们健康生活和参与社会的能力,对于失去康复条件的老人需要提供专业护理和临终服务。老年康复和护理是个性化的,需要专业化的评级(诊断)、制定服务包(处方和医嘱)、测算费用和时间指数、制定支付计划。

先行进入老龄社会的国家各自制订了评估的标准和方法。长期护理服务的评估工具将患者的身体状态与照护服务紧密连接,为了精准评估谁是受益人,以及受益人应该享受的待遇为哪个等级,需要将评估工具与照护服务的需求度挂钩,这是长期护理需求测量的核心手段。如德国依据不同的照护项目,裁定照护基准值,依据调查员调查收集的身体状态资料,判断照护时间而划分等级;美国是以最小数据集(Minimum Data Set,MDS)的资料为依据,根据对象的身体状态所需的照护资源消耗量来划分标准。这些经验值得我国借鉴。

我国人口在2033年前后进入高龄期,届时国民平均寿命将超过80岁,按照1.5亿70 岁以上老龄人口的10%计算,将有1500万失能老人需要康复和护理。我们还有大约15年的准备时间,建立老年长期护理保险迫在眉睫。建立一项待遇确定的保险制度(无论社会保险还是商业保险)需要基于20年护理档案数据进行精算和20年以上投保期,我们只有15年准备期,部分人群需要即刻开始支付。因此,面对期限短、成本高、筹资难(企业处于降费减税期),中国可以借鉴法国基本医疗保险的支付模式,推出一个社保、商保、个人和政府合作的老年长期护理支付模式。具体制度安排如下:在有条件的地方推出以个人缴费为主和企业自愿配款为辅,双方均在所得税前列支的长期护理保险计划,负责支付基础长期护理保险费,待遇水平可以酌情而定,如核定护理费用的20%;政府选择优质的商业保险机构联合推出长期护理保险的合格计划,对商业保险公司提出成本控制要求(一般在5%以内),给予免税待遇,负责支付补充长期护理保险费,待遇水平可在核定护理费用的30%50%之间;个人支付剩余的护理费用;地方财政对困难家庭适度提供部分补贴。

 

原载中国劳动保障报,2017/10/10

 

往期文章链接:

从医共体、医联体建设看医保支付改革

全覆盖保基本找差距补短板

从数量支付到质量支付是医保的巨大进步

中国式大病保险:修复“木桶”还是再造“木碗”(上)

中国式大病保险:修复“木桶”还是再造“木碗”  (下)

权益置换   完善医疗保险个人账户政策的选择

医保基金预算管理和经办机构能力建设

改革医保支付方式  深化医疗体制变革

实现分级诊疗  医保分级付费必须要跟上

家庭医生连接起医疗保障和大健康

Tags: 本文暂无Tags!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2016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Research Center of Employment & Social Security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Management , Tsinghua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