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中心新闻 » 正文
 

最新文章: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需统一社会保险公共服务平台

发布时间: 2017-11-26 09:50:11   作者: 杨燕绥 妥宏武  
摘要:

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需统一社会保险公共服务平台

 杨燕绥  妥宏武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抓住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一年接着一年干。”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就是一件改善民生的大事,需要量力而行,把握好节奏。

    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目标是建立国家基础养老金制度(即养老金第一支柱)和相应的责任机制。国家基本养老金的意义在于依法界定政府责任和保障退休人员的基本生活,属于养老金公共品的供给问题。全国统筹的意义在于平衡地区差异、适应人口流动和实现社会团结,属于服务型政府的运行机制问题。这是互联网经济与社会发展客观需求。全国统筹基本养老保险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和全面小康建设的核心内容,也是大国向强国发展的基石。这将是全球最大的国家养老金公共品。

实现全国统筹的主要困难

   通常,全国统筹的运行机制包括“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两类。

    自下而上即指一个三级收支和资金调剂的运行机制,在统一费基费率和调待机制的条件下,从市县收支与结余上交,到省市收支、调剂与结余上交,再到中央收支与全国调剂,逐渐完善各级政府的职责和信息系统 ;2018 年的主要任务是建立中央基本养老保险调剂金制度。

    自上而下即指信息向上集中、服务向下派送的大集中运行机制。

    目前,我国尚未完善全国统一的网格式公共服务系统。以养老保险为例,沿海地区费率低结余多、经济欠发达地区费率高结余少甚至出现当期资金缺口 ;社会保险属于权利义务关联的准公共品,在建立国家调剂金制度时难免遇到不合作的道德风险 ;加之快速的人口老龄化和赡养负担趋重,企业缴费负担重、职工养老金收益不高,参保积极性不足 ;基本养老金一柱独大问题不改,退休人员对基本养老金的依赖性越强、政府养老金支付压力越大、养老金的政治风险便不断升级,养老保险基金总盘子难以持续多年。中国亟待建立自上而下运行的、统一的、适度的基础养老金制度,为大力发展职业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留有空间,抑制公共养老金的风险,增加个人养老金积累,改善老龄人口的资产结构和提高老龄人口的消费能力,培育老龄人口红利,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

    目前,实现大集中的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遇到难题。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是没有国家生产基本养老金公共品的体制机制和信息平台,国家公共品生产能力和社会道德风险控制系统双缺失 ;二是现行职工养老保险制度结构有缺陷,统账结合沦为统账混合,亟待分离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在领取养老金和消费养老金时再实现统账结合。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立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险公共服务平台”和“尽快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任务目标,这是对党的十八大以来执行这个目标任务的经验教训的总结。

    综上所述,要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需要做好如下三件事,一是牵住社会保障号的龙鼻子,建立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险公共服务平台,夯实数据基础和缴费基数 ;二是总结 20年来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经验和教训,转化职工个人账户为个人缴费和权益记录,在职业企业年金计划下强化个人账户管理,大力发展个人养老金,以税收杠杆支持国民建设个人养老资产的金融账户 ;三是完成顶层设计和完善国家、企业和个人三方缴费政策,统一并夯实费基,为企业降费率,分解职工个人缴费并分别计入基础养老金权益记录和职业企业年金个人账户。

 

打造全国统一的社保公共服务平台的责任机制

    三分政策、七分执行,揭示了互联网经济时代的服务型政府的特点,即强化和执行力。2015 年,服务业产值占 GDP 的比重超过 50%,这是一个质的变化,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基础已经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进入服务经济。因此,国家的上层建筑和行政形态必须与时俱进。我国政府在2010 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建设服务型政府的目标,如今打造服务型政府不再是目标,而要结果。

    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公共资源即居民信息,服务型政府的主要职责之一即管理居民信息。基本养老保险记录是企业为职工、职工为自己缴纳社会保险费和职工领取基本养老金的权益记录,包括每个参保人的缴费记录、收益记录、领取记录和余额记录等。社会养老保险计划的健康运行和道德风险防范,十分依赖权益记录和信息系统。

    我国《社会保险法》第八条规定:“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提供社会保险服务,负责社会保险登记、个人权益记录、社会保险待遇支付等工作。”2011年,人社部公布了《社会保险个人权益记录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于当年 7 月 1 日起施行。《办法》规定,以纸质材料和电子数据等载体记录的反映参保人员及其用人单位履行社会保险义务、享受社会保险权益状况的信息,社会保险个人权益记录遵循及时、完整、准确、安全、保密原则。《办法》还规定,人力资源社会保障信息化综合管理机构 ( 以下简称信息机构 ) 对社会保险个人权益记录提供技术支持和安全保障服务。基本养老保险实行全国统筹需要一个信息向上集中、服务向下派送的信息系统。

    在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险公共服务平台上,基层政府、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分工应该是这样的 :

    第一,基层政府即指直接管理居民信息窗口的市县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东莞市为例,在 2012-2014年间,将市级社会保险经办机构视为国家社会保险事业的“手”,用于抓取和管理参保人权益记录的信息,为国家社会保险顶层设计的“脑”服务,完善信息系统和强化了市级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的能力,在社会保险一体化发展方面走在全国的前沿。主要职责如下 :在经办前台完成社会保险个人权益信息采集工作(不得在后台数据库直接录入、修改数据)。根据事先设定的业务规则,通过社会保险信息系统对原始采集数据进行计算处理后生成;建立个人权益信息采集的初审、审核、复核、审批制度,明确岗位职责,并在社会保险信息系统中进行岗位权限设置 ;定期报告参保人生存、死亡、退休、迁出、迁入五组数据,做到一个不错、一个不少,为国家进行基础养老金测算—预算—决算,以及费基—费率—替代率奠定基础。为此,应当被授权作为居民信息管理的权威部门,与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工商、民政、公安、机构编制,乃至提供服务的协议银行等部门和机构通报的情况进行核对,改变多龙治水和信息孤岛的现象。

    第二,地方政府即指省级含副省级地区。目前,陕西等少数地方实现了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多数地方建立了省级调剂金制度和操作系统。在一个全国统筹的基本养老保险信息系统里,需要地方政府修建“上通下达、左右畅通”的养老金信息交换的十字型平台,为建设服务型政府网格化运行机制站好岗,做好“二传手”。同时,养老金信息是地方经济社会建设的重要信息库之一,包括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居民养老保险、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计划生育家庭养老补贴等,即使实现全国统筹基本养老保险,地方政府也具有统计、核对、分析和监督地方居民养老金信息、处理老人老制度和管理各类地方养老金补贴事宜的职责。此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全国统筹基本养老保险会依赖三级收支和资金调剂机制,地方政府在一段时期内还将承担养老保险统筹与资金调剂的责任。

    第三,中央政府即指国务院。为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在国务院组织架构中需要有一个基于社会保障号码管理国民基本信息的权威机构,如美国社会保障总署(直接隶属总统办公室)、澳大利亚公共服务中联机构(国家家庭服务联席会的执行机构,Central-link)、欧盟社会保障银行(各成员国之间信息共享平台,Social security cross-road bank)。在中国需要强化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职责,再造为国家社会保障总局。按照一个号码、一个权益记录账户和一体化信息系统打造社会保险公共服务平台,并基于这个平台进行基础养老金的顶层设计、以支定收的预算、建立待遇调整机制、完善养老保险收支系统、监督与风控系统、信息披露报告制度等。

    综上所述,实现全国统筹基本养老保险并非将基本养老金责任推向国务院,而是要在强化各级政府职责的基础上建立国家养老金责任制。

    为此,一是需要制定《养老金条例》,依法促进国家基础养老金的社会共识和顶层设计 ;二是建立管理社会保障号和居民信息的权威机构,打造全国统一的养老保险公共服务平台,引领服务型政府建设。2017 年,全国异地就医即时结算平台的建立是个良好的开端。

    贯彻党的十九大报告精神,完善全国统筹的基础养老金制度、打造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险公共服务平台,各有侧重,这不仅是“十三五”规划期间对人社工作的重大挑战,更是对国家行政体制机制改革提出的挑战,最终是服务型政府建设的速度和质量问题。

文章刊登在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  2017年第11期

Tags: 本文暂无Tags!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2016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Research Center of Employment & Social Security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Management , Tsinghua University